他怎麼不去考個護士?
護士還要幫病患把屎把尿的
這種辛苦誰知道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寧為財前,不為里見

您看過「白色巨塔」了嗎?若沒看過,先去看看再來看本文吧!另,自命衛道人士,可以滾了,免得您的雙眼灼傷。

一直以來,我自以為是個小醫生,只是一個小醫生罷了。我沒有濟世救人的胸懷,也沒有偉大抱負與崇高理想。大七畢業時不是有醫師誓詞嗎?我連嘴皮子動都沒動,內容是什麼也都完全不知道,因為我根本沒參加畢業典禮,我只要趕緊領走畢業証書,趕緊回去準備數十日後的國家考試,考過了才有一切,沒過,哈,七年辛苦只是笑話一場。

努力加上幸運吧,連著過關斬將,我考過了醫師執照考試,開始我的工作。我認為它不是眾人眼中的行醫,那只是工作而已。當醫生是辛苦的,我還是住院醫師的時候,一個月三十天都算下去平均,連星期六日國假都算下去,一日工作時數平均是17.4小時,而薪水平均一個月約是15.6萬,算一算投資報酬率比一個剛畢業的小護土還差。小護士一天工作只有八小時,有固定假日,受勞基法保障,一個月連假日算下去的話,一日工作時數不到五個小時,可是卻坐擁4.5~5.2萬的高薪。各位哥哥,您會不會不平衡啊?先別以高道德標準來看我,我也是人,也得吃飯穿衣拉大便的,不是說醫生就得任勞任怨不反嘴的,現在是先以薪金面來討論,醫生也算是廉價勞力,而且我們是連續工作二至三天,才有一次比較像樣的睡眠。這也是為什麼醫生不在勞基法保障之內的原因了,可我說過,醫生也是人啊。

我看清了這一面之後,我清楚的認定了,這只是一份工作而已,沒有什麼必要付出太多的愛與關懷。開刀嘛,照著排定計劃吧;急診刀嘛,可以賺錢的,多開無妨,反正練練刀嘛,誰讓患者要出車禍要跌倒,要來找我呢?練吧,不會開的沒關係,多練幾次也就會了,有什麼了不起。對我而言,醫療就是,你花錢,我開刀,就是這麼簡單,了不起儘量讓你死不了就行了,就是這樣。

於是我可憐的同梯,當今全國最紅的總醫師,林致男醫師,就面對了媒體最無知的攻擊,以及釣譽的前輩們斷尾求生而下的殺手。事實上,以我較專業的判斷,那位小妹妹應該是到院就很嚴重,仁愛無力處理,林醫師一聽急診醫師敘述就知道,這個刀我不會開,也無法照顧,於是立即要求轉院。而一個醫院一但無法處理,要求轉院,居中協調的單位,也就是台北市政府協調不力,無法查知其他醫院有無病床可調,才會調到台中去的。試問,林致男一個小小仁愛總醫師,他有何大神通可以命令國泰醫院或是榮總,你們看看能不能擠出一張床來,有一個三分的小妹妹要睡?有誰會鳥他?也因為這樣,政府才有這樣一個單位居中協調。

照理說,只要碰到無法處理的,決定轉床,並且打了電話去找床,患者在離開醫院大門時還沒掛點,醫生就沒事了。

可是今天全國媒體狂追猛打,還把童綜合的醫師比做英雄,林致男是狗熊,我覺得真的很狗屁。在醫學上,三分的病人是沒有開刀的價值,應該把醫療資源釋出,床位及開刀房留給其他有希望的患者使用。這也是財前的主要觀念,沒有希望的患者應胃家屬或安寧來處理,而不該佔床。看到這裡,你胃裡的狗屁正義感是不是要發作了?是不是要我這個沒醫德的醫生想想,要是我是那個三分該被放棄的患者家屬,心中做何感想?看倌,先去洗把臉,冷靜一下,首先我告訴你,我早說了,我沒有醫德,道德二字在西遊網上並不成立;第二,你先想想,若你是一個尚有很大希望開刀就能完全康復,但時限在40分鐘內得開的患者家屬,可是醫生告訴你,很抱歉,現在開刀房滿房,醫生在開一台完全沒希望的腦死刀,等著等著,44分鐘過去,醫生才滿身是血地趕過來,看了看,超過了4分鐘,很抱歉,腦死,但還是要拖進去開。你的感想,是不是很想先殺了醫生,再燒了醫院,最後把這個醫學院的老師通通告到死,像那媒體隨意訪問的路人甲,哭哭啼啼如喪考妣地說:「若是我,我一定告到底!」

這個社會上就是有這麼多神經病,干他什麼事,自己沒事幹衝去看熱鬧,上電視靠夭靠北靠姆。而媒體也閒得沒事幹,一點選擇之力也沒有,只想聳動。標題上寫著斗大的說謊醫師,全是未審先判的混蛋。新聞的重點,是該客觀地陳述事實,而不是以個人的觀點來報新聞,就像看倌在看我寫的這篇文章,有人拍手叫好,有人痛罵出聲一樣,因為這是以我的觀點來看事情,當然會有所偏頗,認同我的就高興,不認同的就不爽,一樣的道理。您可以不爽,但請說個道理來。

而媒體還把童綜合的主治當成英雄,這就不對了,他是醫療資源的浪費者,一開始時還在媒體前放屁,說什麼小孩子潛力無限,說得好像一定會好起來似的,這就是利用媒體在做他自己的造神運動,萬一救起來,他真是活神仙;沒救起來,哈,都是林致男害的,這麼好的造勢機會,到哪兒去找?更何況他一開始就知道這是個有問題的case,當然會更加注意更加小心更加作秀,即使明知沒救了也一樣秀要做到足,而愚笨的媒體便寫了斗大的標題,英雄與狗熊。看倌,這是不公平的,一個是無心之失,一個是有意作秀,兩者不站在同一出發點,不能擺在一起比較的,這是打落水狗。

說到落水狗,真正的殺人兇手,女孩的父親,為什麼媒體不去追?為什麼不報導?因為這是一個不公平的世界。媒體知道,一個流浪漢落水狗,沒什麼好打的,打了又不會叫,不像醫師落水狗,打水會叫又會跳,又不會回過頭來咬你一口,這樣的落水狗不打,那真是沒天理了,於是各大媒體全無公理之心,大報特報,果然打得我可憐的同梯連叫都叫不出來,真精采啊!那麼,我幹麻用心地對待病人啊?落水狗文化,打了就跑,反正我不痛,別咬我就好。今天換作是一個如陳水扁馬英九層級的落水狗,媒體敢打嗎?不敢,因為他們不只會叫,還會回頭一口咬死你!要不然,政治人物的花邊可多了,為什麼不打?在此再一次強調,殺人者,是小女孩的爸爸,不是林致男!

而無聊到家的媒體,還把人家在校成績拿出來講,說人家在校成績平平什麼的。這些記者實在應該去吃大便。有幾個記者是真的成績好到讓電視台挖角的?有幾個真的是成績優異的?林致男成績再不好,也輪不到這些記者來說嘴。我要不客氣的講一句,我們是當年聯考的出線者,全國排名在當屆的1000名內,再怎麼說,也不是這些不入流的記者可以批評的,我們通過了國家考試取得執照,就是對實力的認定,輪不到記者來批評。第二,在校成績屬於個人機密,機者取得的通路是否違法?不得而知。一個犯法的現行犯,如何可以批評一個嫌疑犯?

換個角度想,今天若是林致男死在抗SARS一疫,你猜報上會怎麼寫?一定是寫,林公致男,成績優異,是師長眼中不可多得的人才…話是在人講的,屁是在人放的。

所以為什麼我寧為財前不為里見,因為當里見太累,不是我現在微薄的薪水能支付的。我不想當大人物,只想讓妻子兒女過好日子,讓父母高興,有房子有車子,生得起小孩,有一點小名氣,刀開不完錢賺不完,這樣子而已,這樣,當財前最快了,而且他也是致力於癌症的治療,只是方式不被認同而已。我倒認為,他是個很好的醫生,醫術夠好,心腸夠狠,手段夠黑,二奶夠美。這樣的人,有什麼不好的?你只要當他的好朋友,不要是他的敵人就好啦!

PS:以下要說的,任何人都不可大意啊!

 我打電話給現在正在各大醫院當總醫師的同學,問他們,現在值班有沒有很累啊?
 你猜答案是什麼?
 以下:
 不會啊,反正現在不管什麼病人都拖進去開就好啦,不想開的就跟他說,你想變成邱小妹妹嗎?患者家屬就會乖乖的去說服病人了。
 我現在連輕度腦震盪都拖進去放個monitor,健保給付又高,開刀只要半小時,賺得好爽啊。
 三分的也可以開啊,反正練刀嘛,開出來還是白菜一顆,開死了都算做好事,反正care(照顧)不好一樣會死。
 沒床就在POR(手術後恢復室)待床,待到死為止。
 「你想讓他變成邱小妹妹嗎?」真是一句好話。好好用的話。
 什麼?不會開的刀?很難的刀?哈!多開幾台,還有什麼刀不會開?告訴你啦,五年後,台灣最會開刀的,會是今年的R1(駐院第一年的醫生,也就是說經驗非常淺的醫生)?因為他們最young,值班最多,刀開得也最多,他是最強的。

 這是真的,我好幾個同學都是異口同聲的這樣說,所以啦,現在給各位大大的好建議就是,趕緊去交個醫生好朋友,年節別忘送送禮,沒事搭搭交情吃吃飯,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事,出事時什麼都沒有,銀彈也沒有用,進了開刀房幫你執刀的是一個主治呢還是一個R1,誰知道?
 唯有一個醫生朋友能幫你搞定一切,也許他不是太高位,但醫界那麼小,大家多少都會互賣一點面子,好比我同學現在是總醫師,明年以後是主治,就算我今天只在八卦山下服務,而我一通電話到國泰,我同學難道不會賣我面子給張床,加上自已執刀嗎?唯有如此,才是真正的安身之道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