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子回頭金不換…
可是世上又有多少浪子能真正回頭……

2012-12-27
第201301期
秦嗣林

這天一如往常,清晨六點多我便起床到公園去遛狗、運動,回到當鋪才七點多。當時天剛微亮,正當我準備開門時,手上的狗鏈突然一緊,只聽到小狗發出陣陣低吠聲,我頓時警覺起來。

我緊張地四處張望,發現騎樓下的柱子後面竟有個畏畏縮縮的人影,直覺以為是歹徒要來行搶,便大聲喝問:「你要幹嘛?」沒想到對方卻怯生生地回我話:「老闆,我是來當東西的。」

原來是趕早的客人,看他的樣子、聽他說話也不像是個惡人。於是我鬆了口氣,邊掏鑰匙邊說:「你不要躲在那邊嘛!先生貴姓?請進,請進!」

我把他迎到鋪子裡,對方自稱姓陳。我問他:「陳先生想當什麼?」他從懷裡掏出一個鐵製的餅乾盒,打開鐵蓋,裡面放著一個手提包,待拉鏈拉開,裡頭竟然滿滿的都是現鈔。

我以為自己剛剛聽錯了話,誤聽成陳先生是來典當東西的,沒想到他是來贖當的,因此趕緊改口道:「陳先生,原來你要贖東西啊!麻煩你把當票一起給我。」但陳先生卻搖了搖頭,口氣肯定地說:「不是贖,我是來當東西的。」

我一時沒反應過來,因為沒看到任何可以當的東西啊!難道要當餅乾盒?於是我又問他:「那你要當什麼?」他指了指餅乾盒說:「我要當這包錢。」

這可有點意思,我開當鋪這麼久,客人帶著各種寶貝上門,無非是為了換錢,但生平頭一次遇到帶著「錢」來當「錢」的客人。

我百思不得其解,只好問他:「你都有錢了,為什麼還要當錢?」他聽了一臉尷尬地搓著手說:「唉!這個,總之這筆錢不能用啦!」我聽了更加一頭霧水了:「不能用?難道這些錢是假鈔嗎?如果是假鈔,你趕緊拿走,我絕對不能收。」他急忙解釋:「不是假的啦!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講,但是這筆錢我真的不能花掉。」我繼續追問:「如果是真鈔為什麼不能用?錢就是錢啊!」沒想到我這一說竟逼出了他的眼淚,他萬分為難地說:「因為這是…這是我阿嬤給我的手尾錢。」

在臺灣民間有個風俗習慣:老人家若意識到自己將不久於人世,便會像過年包壓歲錢一樣,發給每個晚輩一筆數額不大的錢,除了留給子孫當紀念,還有保佑後輩財源滾滾之意,是謂「手尾錢」。這與現在出殯做法事時,師父發給家屬的一塊兩塊錢不太一樣。

我被這筆錢的來歷嚇了一跳,示意陳先生繼續往下說。只見他眼眶裡泛著淚水,幽幽道出了塵封已久的往事。一聽之下,才發現原來他與在基隆名號響亮的顏氏有著血親關係。

臺灣北部的雨都基隆有個望族顏氏,在當地赫赫有名。族中有一位顏老太太,年輕時嫁入豪門,生活優渥,子孫瓜瓞綿綿。雖然兒孫眾多,但她獨獨寵愛身為外孫的陳先生。只可惜陳先生從小不學無術,長大後竟沉迷賭海。

為了賭博,陳先生將家裡可以變賣的東西全換成了賭本。俗話說「久賭神仙輸」,幾年賭下來,自然落得個負債累累的下場。一開始親戚朋友還會苦口婆心地勸他,但他始終執迷不悟,因此眾叛親離也在意料之中,最後只剩下顏老太太始終護著她的寶貝外孫。

不論何時,只要陳先生開口,顏老太太一定會給他錢。即使手頭不方便,她也會藉口自己需要花費,設法跟其他兒孫要錢。後生晚輩自然知道顏老太太的目的,每次總會勸她別再理會陳先生,只是阿嬤疼愛外孫的感情大過理智,顏老太太還是一次又一次地資助了陳先生。

任何人都敵不過時間的摧殘,顏老太太也快走到人生的終點了。臨終前,她特地把陳先生叫到病榻前,用布滿皺紋的手撫著他的頭,苦口婆心地說:「乖孫子,別再賭了,阿嬤在世的時候還能照顧你,等我走了,還有誰能護著你?你也不小了,趕緊找一個正經工作,安定下來,好讓我放心。」顏老太太將晚輩給的錢省了下來,包了一份二十萬的手尾錢給陳先生,也就是現在放在餅乾盒裡的這筆錢。

可惜的是,陳先生當時並未聽從外婆的教誨,加上遊手好閒已久,因此在顏老太太過世後,始終沒有改過自新。

又過了幾年,陳先生才終於戒了賭,並打算在林森北路擺攤賣小吃,重新步入正軌。可是擺攤需要本錢買攤車和基本食材,由於年輕時惡名昭彰,縱使他拍胸脯保證自己已改過自新,親友們依然認定這只是他再一次騙賭本的表演,最後竟落到連買餐車的基本費用都借不到的窘境。不得已,只能上當鋪周轉。

他尷尬地告訴我:「這筆錢不能存進銀行,因為存進去再領出來就不是原來的鈔票了!現在我手上沒有創業的資金,也沒人願意借錢給我,這筆手尾錢是阿嬤對我的期待,我絕對不能花。想來想去沒別的辦法,所以想請你幫我保管,借我一筆做生意的本錢。」

事情的前因後果把我聽傻了,原來這一筆錢不只是鈔票,還包含著阿嬤對孫子最後的囑咐。聽完故事,看著面前的人,再看看眼前的鈔票,我深刻體會到陳先生重新做人的決心,於是暗下決心幫他這個忙。他會找上我,或許也是冥冥之中顏老太太的指引吧。

我低頭隨意檢查包裡的鈔票,發現裡頭有些已經是現在市面上不再流通的舊鈔了,但我還是問陳先生:「這裡面有多少?」他答:「總共二十萬。」
一般當鋪收取物品一定都是以低於市價好幾折的價錢支付,而這個「商品」雖然不同於其他,但也不能以原價計算。我一沉吟,最後算了十九萬給他。

一旦決定收下,問題就來了。一般的典當品通常都要收入庫房,但是手尾錢畢竟代表了陰陽兩隔,意義也不相同,要是入庫似乎不太妥當。左思右想後,我決定把「它」放進冰箱,既不會被蟲咬,也不容易變質。陳先生直說沒關係,只要好好保管就行。

之後,陳先生帶著創業資金先是開了間海鮮小炒店,因為用心烹調、認真經營,很快就在地方上打出了名號。只過了一個多月,他就來贖回了手尾錢。據說創業成功之後,他還涉足士林的餐飲業,為自己的人生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俗話說「浪子回頭金不換」。當初我看到陳先生將餅乾盒自懷中拿出來時的眼神,已非昔日那個「今朝有酒今朝醉」的紈子弟了。過去的荒唐讓他失去了優越的物質生活與親友的信任,但是始終沒放棄他的阿嬤,借著離開人世前的手尾錢,換回了陳先生的大徹大悟和回頭是岸的人生下半場。

每個人一生當中都會受到許多人的照顧,不管是來自親人還是朋友,但我們卻往往不知不覺,甚至習以為常,等到失去時才懂得珍惜。人的一生雖然有許多事情能夠有重來的機會,比如金錢、事業等,但只有情感是一旦失去就無法重來的,尤其是那些來不及回報的情感,這也是人生最珍貴的東西。不要讓這些來不及變成人生的遺憾。

(劉振/摘自長江文藝出版社《29張當票:典當不到的人生啟發》一書,圖/李小光)



 


Write a comment

Name